首页>> 都市言情>> 深宫娇宠 >> 第四十九章 红妆十里

第四十九章 红妆十里(1 / 2)

作者:灵犀吖

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WWW.xcmxsw.Com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西琉逸推了推北锡瞿胳膊,笑的不怀好意,“恭喜啊,驸马爷。”

楚俏脚痒痒,想下去,瞥到南明义的脸色,就怂的不敢造次了。反正驸马已经定了,也不急于这一时,只是这颗心怎么像有只猫在挠一样?

南明义想的是另外一件事,眼看这比赛都快结束了,南明廷为什么还不动手?

亥舸附身耳语,“要不直接动手?”

南明义眼神猛地一沉,杀意露了一瞬,“动手。”

本来该计划动手的南明廷此刻正被云影拦住了去路。

“我说怎么南明义看到北锡瞿不抓他了呢,原来这一切是你在背后搞鬼!”

“到底是谁在搞鬼你心里没点数吗?”

南明廷做的最大一件错事应该就是当初找上了云影吧,早该想到的,一个不受威胁的人,是整个计划中最大的隐患!

南明廷眼神打量一圈,知道了什么,冷笑道:“你还真是自信过头了,就凭你一个人,也敢拦住我们?”

云影回以一笑,“念在我们合作过一场,我可提醒你,靖观帝可是有备而来的,就你这么点人,都不够他看的,可别冲上去找死。”

这种情况下,即使云影说的是真的,南明廷也不会信他。已经背叛过一次,就还会有第二次,说的再真诚,也无法让人相信。

云影该说的都说了,至于他信不信那就是他自己的事了,到时候他要生要死,都跟自己没关系。

“爱信不信吧,到时候我会去给你收尸的。”

南明廷完全不把这话放在心上,他都打探好了,南明义出来就带了二十几个锦衣卫,只要他提前将通往宫里的路给堵了,南明义就等不到援兵增援。今天,就是了结过往一切的时候!

“主子,要不要追过去杀了?”

“不起眼的小角色,没必要为了这么个无关紧要的人,浪费人力,抓紧时间,在他们回宫之前,赶到鸣阳街!”

“是!”

不知道过于自信的究竟是谁。

云影回头望了一眼,仅仅只是一眼,就果决的收回目光,消失在了街巷里,不见踪迹。

东国自宜城失守之后,苟延残喘的几位将领逃到岬城,寻求庇护,而岬城,也成为西军下一个要攻击的目标。

南可硕初登宝座,幸好之前为了坐上这个位置,揽获了朝中大半的人心,所以并没有花太多心思在登基大典上,只是一心关注着边关战事跟南北国的动向。

有消息传来说,因为南明廷的盲目自信,离鸣阳街不到一里路的距离,就掉进锦衣卫早就准备好的埋伏里,被射杀而死,整个血雨阁的人无一生还。

楚俏跟北锡瞿的婚礼定在了两个月之后。

手里的茶盏被捏的粉碎,南可硕目光说不出的阴沉,桧木垂首不语,静静的看着。

主子真的变了,即使没有南明廷,他性子也早晚会变,而这一切,都是因为明昭公主为了解药进了王城……

“苏世子在兰城的官兵里颇有些威望,且又在边关,离岬城也就两天功夫,王上要不密信一封,请世子暗中救援一二?凭着之前的交情,想来苏世子会应下的。”

南可硕仿佛感觉不到痛,任由掌心的血流着,“不可能的,国家在前,人在后,国家跟孤之间,他肯定选择前者。”

这点上,南可硕认为自己还是挺了解苏汀的,现在两人立场不同,还怎么可能要求他为了一个立场不一样的兄弟,去跟整个国家为敌?定国侯府的百年基业,也比一个兄弟重要的多的多。

暗中求苏汀相助东国的事情,南可硕即使是傻了,也不会去做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。

兄弟又怎么样?总归是没什么缘分能做一辈子的兄弟啊。

而后半个月,西军士气高涨,势如破竹,接连攻破拿下了东国的三座城池!

南可硕的本事再高,也不可能要所有人都跟他一个想法,在高堂之上谋划不是明智之举。

战场上局势瞬息万变,今天传来这个消息,下午就说不准是另外一个消息了,所以南可硕一直没有给出指令。

比起自己的纸上谈兵,还是拥有丰富经验的武将更能懂得更深,两者一谋合,效果明显好了。

在南可硕跟朝中武将讨论磨合期间,西琉逸已经回了西国主持大局,掌控全场节奏。

西琉逸是从小在后宫阴险诡计中摸爬打滚出来的,用计狠辣,叫东军吃了好大的苦头,让他们一时没法还击。

正要攻下另一座城的时候,有消息说南可硕亲自御驾亲征了,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西琉逸反应非常冷静平淡,“既然他都出来亲自上阵了,那就叫西军暂时撤退,养精蓄力,别着急这么一时半会,要是他敢重新夺回失守的城区,那就不用刀下留情了。”

东国朝堂。

大多数朝臣极力反对南可硕御驾亲征,第一:因为刚继位不久,要是贸然离开王城,恐生事变。第二:才失守了三座城池而已,不至于就要亲自御驾出征,这样被不知情的百姓知道了,还以为东国边关要守不住了呢,容易造成百姓混乱。

“那可是三座城池!尔等觉得事小,不必亲自出征,难道要等到西军打到家门口,才要让孤御驾亲征吗?”

东国朝堂在前两任君王的治理下,腐败异常,有点本事的武夫都不愿牵扯朝堂政事,请命去镇守边关。他们虽说厌恶朝堂之上的尔虞我诈,但是胜在有一颗爱国之心,才不至于脱甲而去。此次西军袭击的突然,宜城的失守已经折损了三员大将,东国朝堂上能用之人着实不多。

“臣,愿意奔赴战场。”

说这话的就是那位兵部尚书,此言一出,朝臣们就顺势将他推了出去。与其让一代天子小题大做御驾亲征,不如推个官员出去,兵部尚书这举动,让大多数人都觉得满意。

南可硕坐在高位上,摩挲着大拇指上的碧落扳指,正在思量着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返回顶部